弗雷萨:拉波尔塔是已光荣退休的主席,冯特计划不靠谱

弗雷萨:拉波尔塔是已光荣退休的主席,冯特计划不靠谱

虎扑01月13日讯 在接受《世界体育报》的采访时,巴萨主席候选弗雷萨表示:“拉波尔塔是已光荣退休的主席,冯特计划不靠谱,主席位置就是我们三人争。”

如何评价预选结果?

“非常满意,我们证明了这次大选并不是两人的争夺。我们是作为新的选择,考虑到其他两位候选人的特点,我们认为我们是能够赢得大选的。我希望成为巴萨125周年时的主席。”

你在周一要求投票提交的过程要透明公开,为什么?

“我理解本不该这样,但是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是因为我们已经得知了一些候选人不打算提交会员签名的消息。当一位巴萨会员收集签名时那是因为俱乐部通过给予他投票箱而授权他这么做的,既然这些投票箱是来自俱乐部,那就必须归还给俱乐部。有预备候选人不打算交,得知这事会感觉失望,这是很好理解的事情。所以我们书面请求选举委员会要求这些人提交签名。贝内迪托、法雷、阿拉等人的做法是让人非常失望的。我们很欣赏比拉霍埃纳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他是一位尊重俱乐部和会员的巴萨会员。最让人遗憾的事情就是我们不得不得特意提出那些没有提交签名的人,作为俱乐部,我们不该被这些人这样对待。”

如何评价拉波尔塔获得了超过1万张会员签名?

“这是非常高的数字,就如之前弹劾动议的2万张签名一样,也就是弹劾动议才导致了我们现在的大选,这是非常高的数字…让大家去分析吧,仅此而已。“

将会是一个激烈的大选?

“我希望是一次干净的大选,我们也会为此做贡献。现在将要展开新的讨论,在我看来这届大选中三人的竞争形势也将更加明朗,我们将展开新一轮较量。“

三人?有人会无法成为正式候选?

“我们必须等待审核,但是最终真的有机会的就是三人,这三人的竞争将会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俱乐部不能落入无法保证俱乐部独立性的提议的手中,而我们的计划显然是像俱乐部121年时间里捍卫的那样:俱乐部是属于会员们的,不是属于其他任何人的。”

正式大选的关键会是什么?

“我希望用我们的理念去面对其他人那些无法保证俱乐部独立性的计划,时间允许的话我希望能够进行足够多的讨论。这是一个非常艰难的时刻,关键在于会员们分析俱乐部身处的艰难时刻,我们不能允许自己对于过往的怀念情绪对俱乐部身份造成威胁。”

你能够提供什么?

“俱乐部必须得由负责的、有能力的、有经验的、只想着俱乐部的、不求回报的人管理。在俱乐部已经有高昂债务的情况下,当我们听见一位候选人还说要发行债券时,我们必须得清楚这就是俱乐部失去自主权的风险。我认为不能去相信那些不考虑巴萨而考虑其他利益的人,我们是不能冒险的。”

你认为俱乐部只是经济方面有风险吗?

“巴萨是令人垂涎的,是一家始终存在确切利益的俱乐部,政治、媒体、商业。这一直都是如此,由于我怀疑可能有一些候选人并不是独立的,所以我必须提醒会员们,让他们好好看清楚哪些候选人会捍卫俱乐部利益。我们是唯一一个会避免俱乐部落入其他利益手中的候选团队。”

Lluís Carreras已解释了你的竞技计划,他将会继续扮演重要角色吗?

“是的,当然。我们本是希望之前能够就各自的竞技计划进行讨论的,如果存在这样的辩论,那么Carreras将会是我们的代表,那时候我们就有机会用自己的计划与其他候选人比较,他们的计划就和没有一样,除了提名字以外,我没有听到任何人做出了任何的计划。提名字这种事情我们谁都会做。”

在你的计划中,你会强调的是哪一点?

“我们的计划是最符合属于会员的这个理念的。主要的因素是我们是一直忠于巴萨的人,我们希望能够恢复俱乐部已经失去的身份。”

巴萨为何失去了那样的身份?

“因为有人把我们变成了一家背着会员花很多钱的俱乐部。会员应该是球场内的主角,俱乐部不该痴迷于花费10亿欧元。在竞技方面的管理不该是坚持支付所有球员所有的合同,毫无限制地进行所有续约和引援,应该是在不放弃成长的同时做出负责任的、可持续的管理。”

你是支持la Grada d’Animació(诺坎普北看台,死忠球迷组织区域)的,这可以和你反对暴力的态度共存吗?

“我一直都说球场内没有暴力,我们拥有一个看台, 这个看台是通过了安保和加泰警卫队的检查的。进入那个区域是要通过指纹的,而且他们都是被监管最严的球迷,对于我们,特别是对于球员们来说,那里是为他们加油的中心,所以我理解这个团体是一个需要考虑并且需要鼓励的团队,他们对于球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你承诺将保持同等水平的监督和管控?

“这是显然的。没有任何人会去捍卫暴力的。我认为当类似的情况被管控时,那功劳就是加泰警卫队的。每场比赛之前,我们都有一个会议,会控制所有可能出现的风险。当局会决定该做什么以及不该做什么。球场内禁止暴力,这是当然的。”

定义一下你的几位对手,从罗松开始

“我认为他为成为正式候选人付出了很大的力气,之前是否能够通过都一直是很让人怀疑的,最终好像他做到了,但是我们再看情况吧。他是有名望的,这是无可争辩的。”

冯特

“他和我们说他的计划已经筹备了数年,但是我们现在看到了他的计划是非常即兴的,他上一次即兴操作就是让进行弹劾动议的成员之一加入了自己的团队,本来这人是独立的,结果他不是,他是冯特的人。他说他拥有一些人,但是之后这些人跑出来说并不是他团队的。会员们都看到了他的计划并不靠谱。”

那拉波尔塔呢?

“对于我来说,他是一位已经光荣退休的主席。”

你有关注这些人的计划吗?

“我听了他们的提议,至于这位光荣退休的主席,我没有听他提到任何的提议,我看到的就是一场通过多个领域制造的表演,而且那些地区基本上都根本没有投票权利。“

你提出的主席任期是四年,为什么?

“因为巴萨的环境是让人非常疲惫的,如果任期即将结束的话,那就有助于减少压力,不能够出现这么多的弹劾动议、申请辞职…应该让董事会更加稳定。“

无论谁赢得大选都是如此?

“在2015年时,在刚了解到大选结果时我就祝贺了我的主席,而不是把他当作对手祝贺。其他有些人就没法说同样的话了。我是期待当选的,但是如果情况不是如此,那我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去面对,如果我当选了,也依然会是同样的态度。”

是否认为大选能够在预计日期进行?

“现在的情况下看这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我不希望让你们认为我是希望推迟或者不推迟。我唯一在意的就是这次大选能够成为模范式的选举,能够让会员们最大程度地参与,同时不让会员们的健康受到威胁。至于其他的事情,那就是选举委员会和当局的决定了。”

(编辑:姚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