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九岭山里

作者:川梅

丛林里一定有特别的存在

爱捣乱的小径,钻进丛林就不见了踪影。娘怎么唤它,也不出来。

丛林里一定有特别的存在,引诱小径去了另外的境界。忘了人间的过往。

鸟入丛林,因为飞,可以返回。牛厚道,在丛林里不迷路。春天在丛林养成气候,养足了精神就出来。

娘不敢进入丛林,丛林太庞大了,每次走到边界,也只是偷偷探望。娘明白自己的无力,那些多情的呼唤,一出口,就收不回来。

暮色空得有些慈悲

坡上花开,艳得村里的狗心动。让一对蝴蝶的爱情,引诱到晕头转向,诱往天远地偏。

幽深之后,蝴蝶的浪漫,隐匿到丛林,只有绿意,狗在深绿处不知所从。

狗的多情开始多云转阴,不敢确定出路。狗隐隐不安,离开了人类,狗的智商会打折扣。

向四面的花求助,那些花摇头不语,只凋落一些粉红的怜悯。

暮色爬上苍茫,苍茫很空,空得有些慈悲。

花开过之后就要凋谢

鸟去年来时,我向它示好,它不信任我,展翅飞了。那时候岗上的花,正欲开未开。

今年的春天比去年早了一些,鸟来的时候,花已艳得风情万种,鸟站在花枝上招展,摇动缤纷。

我认得鸟的翅翼,跟它招呼,鸟只用黑色眼晴看了看我,就往更高的枝上飞。

再往上,上面就是空了。

花一丛丛盛开,开过之后,就要凋谢。

一棵树

一棵树,在河边望彼岸,望了一生,也没有谁渡它。

过往的人,过往的风和鸟,都在它的荫下歇脚。都不在意它,总是朝对岸打望。

在凡间,有爱才会有造化。

树等了一生。

下一个轮回,也许有渡,也许还要遥遥无期的等,等到地老天荒的无奈。

四面八方的路

四面八方的路都削尖脑袋,朝深山里钻。

仿佛是来开会。它们空空荡荡,在村子里待了一会,什么话也没说,就又走了。

小村太小,谁都不会对它用心。

老屋檐下的狗,看着路的来去匆匆,懒得叫唤。那些被镜头省略了的,都是俗事,俗得没有意义。

细节

四面都是翠色,竹海荡漾,小村就是一叶小舟,起伏在烟雨中。

鸟斜斜飞,有些抒情的韵味。不知它的动机,不知它是想要,哪一种缘分。

过路的人,在村口的老树下,发一阵呆,就又上路。

河边的树

鸟在河边的树上,数树的叶片。树叶一片片落到水上。树不急不慌,到了春天,叶子,又一片片长出来。

年年都数不完。

鸟数得自己的羽毛也悄悄落了,树偷偷笑鸟傻,好傻。

河流向远方去,转过前面的弯,就跟树和鸟,没有了关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